Woman

马思纯-没有什么是必须得到的

不再受困于天性中遗留的枷锁,她凝神记住每一秒钟的样子,因为她知道,都是是天赐的礼物。生命的河,就这样来到了一处缓流。
Reading time 50 seconds

白色牛仔衣
白色牛仔短裤 Diesel

/

粉紫色蕾丝连衣裙 伊芙丽eifini

花朵刺绣连衣裙 
薄纱半身群 Simone Rocha
花朵手套 SHUSHU/TONG
金色人脸耳环 OOAK

缎面衬衫 Bottega Veneta
花朵形状连衣裙 SHUSHU/TONG
珍珠宝石耳环 Marni

“我觉得演员最难的就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说完她哈哈大笑。

电之影《 狄 仁 杰四大天王》的 杀 青 饭,马思 纯 和 一众 演 员 坐在一桌,导演徐克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突然,马思纯听见导演喊她的名字,好像上课被点了名字回答问题的插班生,导演说 :“马思纯,上去发言。”是一个突发奇想的玩笑,那一刻马思纯一直惴惴不安的心才落了地,长舒一口气。是实实在在捱了三个月的,中间还因为压力过大导致身体警报,不得不告假回家休整,马思纯的这部戏拍得不易,如今讲来,也只剩下感怀。

“我当时心里就想,导演你要是早点这样的话,我可能会早点有自信啊。”上一次见面时,马思纯正在拍摄中,也有着同样的不安。《狄仁杰 之四大 天王》是她夺得第 53 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之后接拍的第一部戏,彼时在表演上得到了认可的马思纯信心满满,又接到了“像”徐克导演抛来的橄榄枝,喜不自胜,虽然第一次见面后关于角色,关于怎样表演马思纯毫无预设,却也没想到这一遭会像这般艰难。“就是瞬间打回原形”马思纯说。

在已经曝光的第一版预告片里,只有马思 纯一 个镜 头,查阅该片文字资料时马思纯的角色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这几秒钟的镜头 里,她眉骨贴 钻,皮肤被涂抹得颇有金属感,如果同一片黑的其他人物相比,马思纯的角色更偏灰,相对的一抹亮,零 零散散 拼凑起的,也不过只是一个大概模样。这也正是导演之意,电影开场前,恕概不透露。“你要去相信你完全无法相信的东西,你要去相信你从来没有见过甚至连你自己都知道不存在的东西。”科班出身的演员都会经历无实物表演的训练,然而马思纯并没有,全程只有一种叫信念感的意识支撑她,令她说服自己这块绿布就是自己的表演对手,空空的手上抓着的就是一把无比锋利的斩龙刀。“我觉得演员最难的就是睁着眼睛胡说八道。”说完她哈哈大笑。

那一跃,堪比跳楼机相对来说,马思纯算是个慢热又被动的人,面对徐克导演,她怯懦于主动打破横亘在两人之间的壁垒,对表演准确与否的判断,甚至她一度不知道导演是否对她还抱有信心。大概就是靠揣度吧,幸而她生性敏感纤细,有时,工作间隙导演跟她沟通时,会尝试着激发她探索关于某段表演的另一种可能性,仿佛那一秒马思纯可以确认,导演是有兴趣和有信心的,“我就是靠这个东西支撑着自己”。

多数时候,硬着头皮也要上。马思纯怕高,坐过山车会哭,这部电影里她却一下子体验了个够。一场戏,她被威亚吊起至大约两三层楼高的位置,她要做的就是飞身下落,配合一脸冷酷,还要带着狠劲儿的神情,马思纯几乎次次都是直接腿一软跪在地上的,没办法,她知道必须这样做。还有骑马,虽然只是一匹不会翻倒的电动马,但是马思纯要配合正巧行至身下的马匹,然后直接飞下来骑上它。大 抵 大多数时候,她都是在挑战自己的承受极限,这辈子能拍上徐克导演的戏,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好像是拼命爬过了一座山,脚累了,手破了,山顶的风景却让一切都值得了,问她曾经被奉为“偶像”的徐克导演有没有从神坛上走下来,她答:“没有”。

如果表演需要依据马思纯记得,拍《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时,徐克导演跟她说 :“马思 纯,江湖一点!”。如若说做演员最大的乐趣是能够体验不同的人生,拓展自我认知的边界的话,马思纯现下明白的就 是,好 像有些 东西,她真的没有。

陈 伟 霆 生 日 的 时 候, 马思 纯 写 了一 句 话 给 他 :You make me strong(你让我变得强大),两个人的情谊就是从一起拍摄《橙红年代》开始的。马思纯说《橙红年代》是她迄今为止拍得最开心的一部戏。《狄仁杰之四大天王》与《橙红年代》两部戏的拍摄,几乎是无缝连接的,度过一劫的马思纯整个人轻松了许多,不过起初的日子里,她的状态并不好,和她有大量对手戏的陈伟霆察觉到了,便会尝试着开解她,“我老喊他老师,因为我觉得他特别像,他让我变开心了很多。初期我状态不是很好,他就会跟我说一些道理,果然打开了!”。令马思纯快乐的,不仅仅是合作伙伴间的信任和坦诚,更是大家一同想要把事情做的更好的默契,“战友情”,马思纯形容。每天到了拍摄现场,马思纯,陈伟霆加上导演,会先坐一起把今天要拍摄的戏捋一遍,即时修正和探讨,尝试着让某些细节更完善,“这个剧本我自己参与了创作,也因为其中有卧底的部分,所以我等于一下演了两个人,很过瘾。”

/

薄纱连衣裙 Diesel
珍珠耳环
亚克力手镯 Chanel

薄纱连衣裙 Diesel
珍珠耳环
亚克力手镯 Chanel

薄花朵刺绣连衣裙 
纱半身群 Simone Rocha
花朵手套 SHUSHU/TONG
金色人脸耳环 OOAK
拼色高跟鞋 Céline

时间回溯到《狄仁杰与四大天王》时,真正困扰马思纯的倒也真的不是所谓导演的信任或者认可,这件事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你自己想象的和你真实表达出来的是不一样的,然后你那个时候才发现就是演和真的是两回事,因为平时我们能感受到多少,我就能演出来多少,相互对等,你心里真的疼了,真的感 到开心了,你就知道那就是对的。但是面对这部戏,你就觉得自己已经使劲儿在演了,但最终呈现只有20%。”不同的演员,有不同找寻和进入角色的方式,可马思纯似乎选择了其中一种颇为无畏的方式,她一点都不害怕把自己扔进不同的人生里,让角色的情绪拉扯,反而觉得过瘾,因为真正感受着,所以她令每一个角色都鲜活着。

与自我的一场和解马思 纯刚刚从戛纳回来,随她同去的助手是第一次出国,工作就排在身后,马思纯还是带着助手爬上了戛纳港边的山,看了看海。说着她翻出手机里的照片,幽兰的颜色,海面一艘停留的船舶,还有棕榈树影,是那么安宁。

现在在片场,闲暇时马思纯的目光常常落在那些老人家或者群众演员身上,她会想起曾经拎着一只箱子闯荡的自己,站在人群中的不安和无措,她不愿他人再尝到这种滋味。在马思纯和好友姜思达的一场对话里,马思纯坦诚的讲着,能相信别人是特别幸福的。“前提是我也有那个分辨能力,相由心生,看一个人的眼睛的时候,你也能看得出来这个人是不是有眼缘,或者是不是心里美好的那种人。能够彼此分享和承担某些事带来的小刺激事是挺幸福的事儿。我相信我对面的这个人也会觉得幸福,因为我信任对方,我总带着这种美好的幻想,也许有的人不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我还是相信世界上好人比坏人多,所以我就继续这么下去吧。”

马思纯参加《我是大侦探》其实是因为何炅的一句话,“他说我不忍心你在泥里面打滚,我也不想看你穿着高跟鞋,穿着礼服在那儿装美站一天。 ”仿佛一下子就扎在了心里,那个真实的自己被一眼看穿,是幸运,更多的也是感动。从前马思纯受困于天性中和成长经历中遗留的枷锁,她尝试着成为一个正确的人 ;虽被公众注视,却也总会在目光中感到局促。她看似被保护得好好的,其实她比谁都勇敢,因为在这个纷繁的世界里还能坚守自己内心纯净与信念,并敢于交付的人,并不多

'O:被《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打碎的信心现在拼凑回来了吗?
马思纯:我对我自己的内心自信了一些,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至少内在有东西的人。这件事情是让我觉得比外在更值得开心,觉得自己是一个还算有趣的灵魂。

'O:你是一个脸上没有乌云的人,心里呢?
马思纯:人一定不会是完全乐天的状态,我相信心中一定是有一部分的缺失的,就看这个缺失的部分大不大,是不是会影响自己日常生活当中的情绪,或者是说我一直都在压抑着这种情绪?也许吧,我也知道它是存在的。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