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

周笔畅不变的我

新专辑,旧歌词,老朋友,小世界。 2018年,距离周笔畅进入这个行业的那个盛夏已经过去13年了, 风云还在变幻,她亦认真待过理想,并且游戏了人间。 她做了那么多改变,只是为了她心中不变。
Reading time 1 minutes

佳能 EOS 5D Mark IV
府绸衬衫 Angel Chen
百褶长半裙 Ports 1961
材质拼接鱼嘴短靴 Roberto Cavalli
皮革腰带、黄铜耳坠、黄铜戒指 Givenchy

针织吊带长裙 Miu Miu
字母印花无袖T恤 Dolce&Gabbana
缎面礼服 Lanvin
帽饰 Angel Chen
处女座黄铜耳饰 Givenchy

忽然到达山顶的人
“不变怎么了”—一句五个字的话,从周笔畅唇齿之间念出来的时候带着一股不张扬的倔强,她声音慢慢的,低低的,听不出语气到底是疑问、陈述或者若有所思,所以这句话的最后没有标点符号,因为无论是问号、句号或者省略号,似乎都成立。
这就是现在的周笔畅想要表达的某种自我意志。在刚刚过去的初夏,她带着这个大命题和衍生出来的几个话题去了七所高校,与莘莘学子们同堂,聊自己,聊彼此,她会给大家讲自己这些年的经历见闻、起起伏伏,也会倾听他们的问题,给予一些回答—她会说那只是“回答”,而非解惑或者答疑,有时候一些问题在被问出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答案,只 是 提问的人不知道,周笔畅需要做的,只是坦诚地分享自己罢了。
有个男生的提问她记得很深,他面临毕业,有一个美国学习深造的机会,还有一个马上在国内可以赚钱的工作,是选择理想还是现实,男生有些两难。他于是问周笔畅,面临这种情况的自己要怎么办?

“从心。”这是没怎么多加思索的周笔畅当时给出的回答。眼前的她言辞大多是悠悠不急的,有时候听过一个问题也会思考良久,她说那是因为自己慢热而且羞赧,但是那些在舞台上,面对众人的时刻里,她却会要求自己更加倚靠直觉,更加打开自己。
“在面临选择的时候,你要去做那个让你未来不会后悔的事情。
可是人怎么辨别和判断自己做一 个决 定 未 来不 会后 悔呢?把一个辩证的难题,再度摆在周笔畅面前,她这一次没有想太久 :“是的,其实你没有办法去真真正正地知道未来会怎样,因为环境一直都是在改变……但是我觉得你如果真正想做一个事情的话,不能因为大环境的变化而去改变自己,这样的话,很难达到真正的成功吧。”
周笔畅在回答别人,其实就是在回答自己了。生命如果是一座很高很高的山,每个人都在以自己的节奏、速率、方向和姿势往前行进着,或喘喘而上,或不自知地落,或停顿休息,或自在看风景。有一些人也许运气不错,可以借助一些力量一下子到达山顶,有一些则会选择比别人

走过更多崎岖—周笔畅是最后一种,“我的性格相对于来说是比较脚踏实地那种,我想要走得稳一点。”
只不过运气,也厚待过她,她主动说起那个年份,“2005那一年,我知道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运气的时机,但那是你有了运气,不代表它会一直都陪着你。可能我拥有的运气让我到达了一些地方,那我接下来的路可能会难走。”但无论好走歹走,她还是
走过来了。改变过,犹豫过,勇敢过,也怯懦过,很多情绪还在交替占据着她思考的上风吧,“是,会习惯让自己去跟什么东西碰撞一下,有时候是想象中的样子,有时候不是,但那个不是,或许更加是我想要的。”
本命2018 年 7 月,周笔畅发布了自己的最新专辑,名为《重命名》,这三个字从字面上看,就是那样一个简单的电脑操作程序,她说,为专辑命名的思路确实来源于此。今年 2 月开始,她在英国留学进修“音乐制作”,专辑的制作也在这个阶段开启,她一下子爆发出了一种对完美的无限渴求,因此甚至把制作人和企划“逼疯”。某一天周笔畅自己回到公寓,喝着红酒瘫在沙发里,忽然觉得自己做这张专辑的心境就好像点开了一个尘封许久的文件夹,点击右键,选择“重命名”—名字,就这么有了。
歌,都 是 她 过去 唱 过 的。之所以选择回头,就是因为她猛 然 发 觉,很多事情回望时,自己好似没经历过,谁人可以有幸,让生命如环形,再将记忆重新洗刷一次,对镜自照呢?周笔畅选择诚实地面对这些过去唱过的歌,也就是想要去探看、打碎、弥合一些过去的自己吧。
她在录音的时候几度失语,站在录音室里暗自感慨,“为什么那些歌词,以前看的时候以为自己看懂了,也唱明白了,现在再看,突然明白它们到底在说什么?”还有一些歌,她当时并不甚理解,尤其是歌词的含义,不过就是过了这些年,“现在再去看,会觉得,哇,原来……”《鱼罐头》,周笔畅 2010 年唱过的歌,8 年之后拿出来,好像一个预言:“我现在觉得它才是可以代表我现在心境和思考的一首歌。”过去没有细想,拿过来就照着自己当时的感觉去唱了,现在,懂了。

“鱼罐头一样/在平躺/困在浓稠的思念/仰望/星空空转/念头像水母的飘荡/我并不孤单/想你/才孤单/在弥漫 防腐的哀伤/被淹没一样 不作响…我失去立场/我以为不一样/都一样/倔强得牵强/慢慢的被风干/我说谎……”
音乐里的周笔畅,从来不躲藏。她偶尔也会期待那些“有如神助”的时刻的降临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哈哈,但 是,其 实 很 少有。”她笑过,很快又收起笑意,变得认真起来,“在创作里,我还是会相信努力这回事,虽然很多后天的东西比不过先天的,但是如果有了先天,再加上努力,会更好。”
十多年了,周笔畅为了音乐曾经去美国洛杉矶音乐学院进修然后全 A 成绩毕业,拿到了国内外的音乐奖杯超过 200 尊,她唱到了红馆,也征服了欧美的乐迷,她做到了自己这个领域里的顶尖,她还没一丝有想要止步的心念。“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喜欢音乐,可能按照粉丝的话来说,音乐就是我的本命吧。命里终究属于,命里不可缺少。”也喜欢很多其他的东西,比如旅行、摄影“,那些其他的都是兴趣了,没有像做音乐那么让我确定。”
她一个人在旅途中的时候,创作的灵感也会如影随形。吃饭的时候、在街上走着的时候、开车的时候、发呆的时候……音符来了,她就举起手机打开录音,录下来,一点灵光,她也不舍得漏掉。一个人在外,周笔畅从来不觉得孤单。独处让她可以得到安静和自在。这么多年了,太多人在她周围了,保护、围绕、关注,是她的职业和身份必须要面对的,因此可以有片刻远离这些,遁身到形单影只,对她来说是松下一口气。
“独自旅行会让你认清自己。不需要必须在哪儿或者去哪儿,只要静下来,就好。而且旅行到一个自己不那么熟悉的环境,就会开始有一些不一样的对话—不仅是跟别人,还有跟自己。”

'O:做音乐,有没有让你觉得很辛苦?
周笔畅:我觉得现在还好,之前的话,可能就是在寻找方向吧,当你还没有像现在这么确定要做自己的东西的时候,还是会比较摇摆一点:那时候又想要符合商业市场,也想要做自己喜欢的,所以就是两个想法有在打架。后来就去沉思,也有过磕磕绊绊,有过遗憾,但是每一张专辑都比过去的自己 i 进步了一点,吸收了很多经验,更加熟练一点点了,就好。
'O:你会去在自己每一步改变之后去回看和复盘得失吗?

周笔畅:不会刻意分析自己的改变,因为现在来看的话,所有改变和不改变都是必然存在的一些轨迹,很多东西都是顺其自然的。
'O:有过有意地在去纠正自己一些事情吗?
周笔畅:有。因为想要自己改一改某一些“毛病”,就会刻意地做一些事情,比如我在生活里没有那么自律。
'O:你是在外面旅行会主动和别人攀谈的人吗?
周笔畅:我不是那种会主动交谈的人,但是我会观察。有一次在美国街上突然看到一个无家可归的女人在发飙和自言自语……
'O: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拿起相机拍照的契机吗?
周笔畅:我不记得。应该是蛮久了,做这件事,我真的不记得了……可能也是从喜欢旅行开始吧,真的很久了,我觉得我很多的兴趣其实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O:你现在认为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周笔畅:现在对于我来说,旅行不是一个逃避现实的方式,或者是一个归零的过程。
'O:你去过最酷的地方,给我们讲一个吧。
周笔畅:(再度思考很久)北极点……?算吗?就是有到那个“点”,船在行驶,就都会一直听到冰块裂的声音。算是酷的吗?(笑)

佳能 EOS 5D Mark IV
白色丝质衬衫、枪驳领收腰无袖西装 Louis Vuitton
拼色百褶裙 Givenchy
金属耳饰 Mulberry

针织吊带长裙 Miu Miu
字母印花无袖T恤 Dolce&Gabbana
缎面礼服 Lanvin
帽饰 Angel Chen
处女座黄铜耳饰 Givenchy

/

府绸衬衫 Angel Chen
黄铜耳坠 Givenchy

风衣 Tory Burch
黑色短袖 Hermès
白色高领衫 SPORTMAX
黄铜项链 Givenchy

/

钻饰圆领T恤、紧身牛仔裤 Dolce&Gabbana
针织落肩连衣裙、皮革腰带 Roberto Cavalli
漆皮踝靴 Louis Vuitton
黄铜项链、黄铜戒指 Givenchy

Tags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