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

倪妮,顺可下,逆则上 | 封面明星

倪妮,顺可下,逆则上 | 封面明星
Reading time 33 seconds

本文系摘编,全文请见《时装 L’OFFICIEL》2018 年九月刊

荷叶边亮片装饰连衣裙、眼镜 Gucci
Tiffany & Co. 蒂芙尼 Paper Flowers 花韵高级珠宝系列列铂金金镶嵌坦桑石及钻石耳环
Tiffany & Co. 蒂芙尼 Paper Flowers 花韵高级珠宝系列列铂金金镶嵌坦桑石及钻石项链

深 V 红色真丝连衣裙 Gucci
Tiffany & Co. 蒂芙尼 Paper Flowers 花韵高级珠宝系列铂金镶嵌钻石耳环
Tiffany & Co. 蒂芙尼 Paper Flowers 花韵高级珠宝系列铂金镶嵌钻石项链

倪妮讲起自己的迷惑,和她的一位朋友。对方演过很多电影,演过很多电视剧,又做了话剧。朋友告诉她,「当你在一条路上开始迷茫,可以到其他路上找找,看有没有别的方式,解开你在这条路上的困惑。」于是,倪妮想演电视剧了。

倪妮登《时装》杂志九月刊封面

襄阳的夏天,暑气闷得像蒸笼,不到九点已腾得人周身发汗。尽管现场准备了各种风扇在拍摄间隙可以使用,但穿了一层又一层男装的倪妮如同被箍进不透气的铁桶。候场的演员们穿着不同角色的戏服,一边对着剧本,一边刷刷摇着扇子。
《天盛长歌》是倪妮第一部电视剧。第一次看到唐城的景,倪妮惊叹:这里太美了!每一个室内的景,都是用手绘画上去的,描绘的笔触细致,色泽鲜艳,有唐代的风华气象。将近七个月的拍摄周期,她对环境一点点熟悉起来。

第一次剧本围读是去年 5 月 8 号,倪妮记得很清楚。「很多人觉得,演员管好自己的表演就行了,可是接角色前还有很多工作,包括对角色的情感建立。」一旦面对镜头拍戏,所有东西都会被捕捉,「包括你的怀疑,你的不自信,都纤毫毕现地被捉进去。」第一天读了五集剧本,她开诚布公地讲出自己的想法。

真正进组拍摄的前几天,倪妮吃不好也睡不好。人人皆知湖北早餐的丰盛,热干面、三鲜豆皮、糊汤粉、糯米鸡……她吃一点点就有了饱胀感,心里填满的是对拍戏的紧张和期待。「第一次跟坤哥合作,第一次跟沈导、海波导演合作,特别想要进组看一看,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这其实是兴奋吧?」

男主演陈坤后来说:「倪妮特别好,演戏全是来真的。每次背着可好可好的词儿来到现场,哥,我这场戏不知道怎么办,这个台词我们再对一对好吗?」倪妮听了笑容灿烂,「他们都特别爱夸人」,顿了顿又敛色道,「准备得充分,我觉得这是应该的。每个演员做功课,都是应该的。」

这是她诠释过的颇为坎坷的角色,身为前朝遗孤,自幼饱受欺凌,后来女扮男装成为国士,一路走过惊险万分。台词多古文,拗口的也有很多。有一段是她在青溟书院答擢英卷,导演递给她十几行的文言文。因为要同期收音,她提前两天把晦涩难懂的文言文台词硬背下来了。即使头戴一个斗笠,白色面纱遮住脸,她也要求自己的台词完全熟练的脱口而出。

「我从来没说过我不拍电视剧,只拍电影。」电影最多一天四场戏,有时候几天拍一场戏,也是常事。电视剧是一天十几场的进度。开主创会的时候,她向导演表达过担忧,「万一一天十几场戏,没有那么多时间磨,万一我没有达到要求,可是进度有赶,怎么办导演?」

沈严让她放宽心,说我们肯定会把关,到后面对剧情和人物越来越熟悉,很多事便会水到渠成。电影剧本短,篇幅少,论表达一定是电视剧更充分,「我必须非常信任导演,这是一定的。」倪妮说。
转战贵州都匀是十月下旬,秋风萧瑟起来,梯田上的农作物结出果实。陈坤发现了肠旺粉这款美食,鲜辣的口感和重庆很像,演员们发现了好吃的都带来剧组分享,倪妮也借光吃了不少贵州美食。拍戏的强度太大,她竟没有发胖的迹象。很多薄薄的女装戏都在都匀拍,到冬季已经冷得不行。

「我很多时候都为凤知微难过。」她最初相中的是凤知微的坚韧,没有传统女子的柔弱,可她走过的路太苦。太多重场戏,太多虐心的戏,「为什么这么惨啊?太忍辱负重了。」她忍不住发问。拍了一百八十天,她从第一个月哭到杀青,起初还要酝酿情绪,后来只要宁弈站到面前,她的眼泪就汩汩涌起。

前一年拍徐克的《奇门遁甲》,她因为拍打戏致使颈椎、腰椎都有点受伤,在椅子上化妆都坐不住,偏头痛得厉害。徐克看实在不行了,把认识多年的中医介绍给她,在脚背、后颈扎针灸,做完治疗立刻回片场拍戏。拍《天盛长歌》前她担心过会复发,真正入戏后,发现这不是问题,「可能那会儿我已经是凤知微,而不是倪妮了吧。」

杀青以后,她回家把所有房间打扫了一遍。是打扫房间,也是在放空自己,把在角色中积攒的情绪慢慢整理出去。「这是我拍的最久的一部戏,收获到的东西,没法说出来,但已经完完全全的长在了自己的身上。将近七个月的时间,杀青后每个演员还心心念念着这段日子,觉得是一个特别美好的回忆,这已经是无声胜有声了。」

用这样长的时间完成一部作品,心底留下了什么?
电视剧这么高强度、高密度的拍摄节奏,很容易跟角色建立联系,包括跟其他角色的联系。拍摄时总想着什么时候杀青,可以去休息休息,度个假什么的。真正杀青的时候又觉得好像没什么事可以做,还是觉得拍戏的时候最开心,这已经就是最大的收获了。

这几年有没有在工作间隙独立旅行?或是借机让爸爸妈妈跟自己出国走一圈?
好像还真没什么机会去独立旅行,不过其实一直都挺想带爸妈一起出国旅游的。出国工作的话,如果时间比较充足,我是希望自己留时间,逛逛这座城市的。但几乎都是去了就工作,完了就得赶紧回。

都说湖北的早饭吃得特别好,你在当地还发现了什么美食?
牛肉面吧!我本身也还挺喜欢面食的,来之前知道襄阳牛肉面很出名,特地去试了试,好吃。多多少少还是有意识的控制体重,但拍戏期间强度比较大,不太容易胖。

《奇门遁甲》过足了演侠女的瘾,《天盛长歌》是否充分享受了女扮男装的乐趣?
《天盛长歌》里的女扮男装的戏,对我而言应该说不仅是乐趣,也真的让我学到了很多。这里要特别感谢李斌老师在礼仪上面对我的指导,在人物塑造上,即使是拍男装戏份,但因为这个角色始终是个女孩子,还是得始终注重礼节的。


很快适应了电视剧的拍摄节奏吗?
刚开始不适应,每天拍的场次特别多。一天拍好几页纸的戏,戏量比较大,凤知微她词儿又特别多。演的时候还得显得她很聪明,无双国士嘛,我的适应能力还算可以,很快就习惯了这样的拍摄节奏,最多的时候一天得有十来场戏。


剧中最喜欢的一套男装造型是什么?
我觉得都挺喜欢的。特别喜欢阿叔(张叔平)对我这部戏妆容和服装发型的定位。男的时妆容特别质朴,就简简单单的,我很喜欢这种 less is more 的感觉,这样别人才能注重你这个人物的表达。


30 岁的关卡,有没有怕过?迈入三字头之后,有哪些想去尝试的东西?
其实也不是怕,是焦虑过,担心自己一成不变。如果后面还是这样子的话,那我这辈子还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印象深刻啊?做演员其实是会让我感到遗憾的,看得到自己演戏上的不足,不过这也是好事,因为我想做得更好,这也是我的动力。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