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ps

MYSTERIOUS IRAN 伊朗一个神秘国度

淇在尘沙弥漫的沙漠、绚烂的花园、色彩缤纷的宫殿和玫瑰冰淋之间,古老的波斯向我们掀开了面纱。这里不只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摇篮,更是传奇诗歌和跨越千年建筑的发源地。
Reading time 53 seconds

走出“天方夜谭”的姑娘伊斯法罕。
“你喜欢伊朗吗?”这个早上我问了自己多少次这
个问题,既充满好奇,又满怀真诚。
“是的,伊朗让我着迷。”
“那伊朗人呢?”
“很喜欢!十分热情,非常好客。”
“我们想请你和我们一起吃冰淇淋,好吗?”
她们一共有四五个人,现在那个年纪最小的姑娘正蹦蹦跳跳跑过来热情地邀请我加入她们。这些小女孩,应该都是学生,全都面带微笑,戴着印有花朵、鸟和骑士的头巾。
“快来!从这儿走,就在旁边。”

我的“小向导”一直笑意吟吟,问题也是一个接一个 :你是谁?你从哪儿来?你叫什么名字?你结婚了吗?你做什么工作?冰淇淋是玫瑰做的,你喜欢吗?她们的鼻子上都贴着奇怪的胶布。几天前,在德黑兰,我过海关的时候,也看到类似的情形。人们悄悄公诉我,她们都做了鼻子整形,为了看上去更像电视明星。在机场出口挂着宗教领袖的巨幅肖像,外国人看上去他们的样子可能不是那么和善 :巫师式的大胡子,鹰钩鼻子,深邃的黑眼睛……就像从吓唬小孩的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初初踏入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或许是会有些不习惯。但是,走进德黑兰,在阴郁天气、交通堵塞和污染问题之外,还是展现出了在新世纪伊朗的面貌 :一只眼睛望向西方,另一只眼睛则坚定地坚守着保守的宗教历史。非常大的割裂。

在德黑兰,我试着巧妙躲开一天中的各种禁忌,来探寻一个新的伊朗,人们不停地告诉我,自从“温和”的哈桑 · 鲁哈尼当政之后,国家日益开放。天气放晴,我信马由缰走到当地的艺术中心,一个年轻女人坐在门口的树荫下,树上挂着许多布条装饰,她的样子像是个祈祷者,正在安静地读书。艺术中心刚刚开门,我直接进了摄影展厅 :图片涵盖了伊斯兰革命以及两伊战争时期。有彩色照片,也有黑白照片,有恐怖、死亡和鲜血。我觉得这些伊朗摄影家的作品十分大胆,鲁莽,有着真正的天赋。这些照片令我相当震撼。走出展厅,刚才树下的年轻女士突然冲到了我面前。

1. 伊斯法罕的伊玛目清真寺
2. 清真寺墙面铺着绿松石、珐琅、青金石
3. 皇宫及花园左页:伊玛目清真寺的神秘大厅

“你喜欢伊朗吗?”我告诉她我刚刚来到这儿,希望看看德黑兰最新的艺术作品。
“我叫赫舍拉查德,我是个导游,也是个自由作家。跟我来,有很多东西可以看。”她是个漂亮的棕发女孩,身上散发出水果的清香。我跟着她到 Saless 画廊看了很多新锐画家的作品,还到 W01 画廊和Aun 画廊看了当代艺术创作。这些艺术空间正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

“在这里,画廊很多,但也都很低调。众多学艺术的学生需要一个表达自己的空间。另外有很多生活在巴黎、伦敦、纽约的移民艺术家,我们也很希望看到他们的作品。”她目光诚恳。

我们在 Gramophone 咖啡店喝了茶,这是一间当地的连锁店,女学生们和他们的“表哥”在这里约会,在这个国家,女人们还不能公开她们的小男友。一天时间飞逝而过。落日时分,我们来到了德黑兰一处高地,赫舍拉查德喝着橘子汽水。我向她这一天的陪伴表示感谢,她也向我表示感谢。我坚持向她表达了我的感激,不,是她应该感激我,她说。面对我的疑惑,赫舍拉查德向我解释了什么是“ta’arof”(客套),这种非常有波斯特色的礼仪是伊朗的待客之道和社交习惯。主人应该向他的客人倾囊相赠,客人当然要拒绝,另一方则要继续坚持……这样持续不断的争论,表达了主人慷慨的情绪。

路上的卡车运送着各种食品、石油、椅子、煤炭或是山羊。我们路过了库姆城,这座有七千年历史的古城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圣城。

探秘古老的东方
第二天,我去了卡尚,在德黑兰西南方250 公里。沙漠公路像极了 1950 年代电影里的场景,比如《托布鲁克的计程车》(Untaxi pourTobrouk)或是 《恐惧的代价》(Le Salaire de la peur)。路上的卡车运送着各种食品、石油、椅子、煤炭或是山羊。我们路过了库姆城,这座有七千年历史的古城是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圣城,毛拉们也在这里的神学院学习。来到卡尚,这里是丝绸之路上以及连接伊斯法罕道路上的绿洲,我住在了一间沙漠驼队当年歇脚的客栈之中,环境非常安静。巨大的天井,长达数公里的通往集市的大道,连接清真寺和公共浴室的道路,隐在神秘拱门之后的茶室。终于,我身处伊朗,感觉就像是身处在孩子的梦境之中。

回到伊斯法罕。玫瑰冰淇淋又甜又香。女学生们终于离开了,在问了无数问题之后:巴黎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巴黎 Berthillon冰淇淋是什么口味?她们还向我们解释伊朗的“sigheh”(临时婚姻),这种婚姻可以仅仅存在几个小时,这是一种口头协议,当然最好还是经过毛拉的公证。我认真地解答了她们的问题,她们听得有点向往又有点心酸,我看出了她们对于外面世界的梦想,或许有一天会去国外学个学位。

正午的阳光下,伊玛目广场清真寺的巨大穹顶闪闪发光。伊斯法罕被称作“世界的一半”,浓缩了人们对东方的各种幻想。宫殿和清真寺上铺着金黄色和孔雀蓝的瓷砖,在这个由河流和泉水灌溉的花园中,黄色的是金合欢,蓝色的是蝴蝶兰。这个比巴黎协和广场更大的广场建于阿巴斯一世时期。伊玛目清真寺绝对不可错过,值得从世界另一端来看绿松石和珐琅装饰的巨大穹顶,青金石拱门……

哈 巴 斯 一 世 绝 不 是 个 泛 泛 之 辈。在1588 年,他强迫他父亲让位于他,并立刻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兄弟。而后,他建立了现代伊朗的基础,鼓励贸易,支持艺术,与欧洲人建立互通关系,并建都伊斯法罕。如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里超过 16000 座大大小小的纪念碑见证着波斯的黄金时代。

我爬到阿里卡普王宫的顶层,参观设计精巧而优雅的音乐厅,墙壁上的壁龛看似是装饰,其实是为了抑制回音而制作的。漫步其中,我似乎走进了17 世纪充满了美酒和舞娘的后宫。之后,我偶然走进了传统市场,就像是在金鸟笼中的夜莺歌声指引下,迷失在商贩的摊位之间。为了找一间茶室歇脚,我向一位面料商人问路,没想到他请我喝他自己泡的茶,黑色、甜甜的。

“你喜欢伊朗吗?我是阿富汗人。在这个市场还有一些我的同胞。在伊斯法罕,你可以找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如果你想找乐子,你可以去亚美尼亚社区,你一定会喜欢那儿。他们那儿可以喝酒……嘘,我不应该说的。”我记了下来并感谢他,他也感谢了 我。“Salam aleykoum”,“Aleykoum
salam”。道别之后,我来到了卡珠桥,桥下就是扎延德赫河。

4. 可汗山谷中的琐罗亚斯德村落
5. 荒野景致
左页:寂没塔

桥拱之下,人们三五成群,有男人、女人、孩子,在游戏、聊天、嬉笑。老人们唱着迷人的歌谣,讲述着爱情的幻灭,季节的流逝,吟诵着萨阿迪的诗歌:“如果人类拥有的只是眼睛、嘴巴、耳朵、鼻子,那人与墙上的画又有什么区别呢?”一首歌结束,掌声四起,远处的桥拱下也传来了人们的掌声。这即兴式的波斯多声部合唱,伴着河水的声音,形成了完美的和谐。这时候,太阳渐渐落到河面之下,画面美丽至极。

“青春比酒精更让人容易沉醉。”波斯哲人曾这么说过。事实上,在亚美尼亚区,我并没有看到太多传说中的葡萄酒,却看到了青年们。留着嬉皮士般长发的男孩,穿着格衬衫和牛仔裤,向身边的漂亮姑娘献殷勤,偶尔悄悄触碰一下指尖。无以伦比的禁果的味道。在这里,空气中都弥漫 着 波希 米 亚风情 和 无 忧 无 虑而快乐的气氛。到了晚饭时间,餐厅里 纷 纷 传来 优 美的歌声,在鲁特琴和铃鼓的伴奏下,吟 诵 着 传 奇 诗人们的诗篇,接待八方 来 客以 及本 地居民。

在亚兹德及附近地区,生活着琐罗亚斯德教徒,这种伊朗的古代宗教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拜火教。

/

最伟大的波斯诗人哈菲兹和萨阿德都来自设拉子,而他们所歌颂的爱情与酒醉也让人们更加接近真理。

6.卡尚的建筑让人想起《天方夜谭》
7. 波斯黄金时代的装饰艺术
8. 茶室同时也是阅览室
9. 漫游伊斯法罕伊玛目广场
10. 面纱换成了头巾

之后,第二天早上,我们从伊斯法罕出发,又是一望无尽的沙漠,天气热的要死,远处的山丘在烈日下闪着刺目的光。我们在卡车群中艰难穿行。炙热的空气中,海市蜃楼仿佛随时都会出现。我们停在公路边的茶棚,喝一杯茶歇歇脚。巨大的扬声器中传来慷慨激昂的歌曲,与店主人的殷勤微笑形成有趣的反差。不久之后,我们来到亚兹德。这座城市的建筑外墙都由泥砌成,其中的矿物质可以抵御外面高达45 度的高温。古代的工程师为了将水引入城中,修建了数十公里的地下水渠,使附近超过 4000 米高的高山泉水可以达到城市。而天才的建筑师也修建了高达 30 米的风塔,让空气流通在房间里形成风。在亚兹德及附近地区,生活着琐罗亚斯德教徒,这种伊朗的古代宗教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拜火教。沙漠中,静静立着虔诚教徒们举行天葬的寂没塔,将灵魂带入天堂。这里盛产藏红花和石榴,还有美味的牛轧糖。穿越 300 公里的公路,我们来到群山之中的设子。这里盛产葡萄酒(传说 syrah 葡萄品牌就是源自于此,至今这里还在种植)、伟大诗人和爱情故事,即使是伊斯兰革命时期,设拉子依然没有失去崇尚欢乐的精神。在如今的伊朗,人们依然在这座南方城市感受到更加自由的气息。最伟大的波斯诗人哈菲兹和萨阿德都来自设拉子,而他们所歌颂的爱情与酒醉也让人们更加接近真理。

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的车来到波斯波利斯。在这个位于群山中的古代都城之中,似乎可以看到整个世界。巨大石头台基上,宫殿、廊柱依稀可辨当年的辉煌,伊朗国王曾在这里夜夜笙歌,而征服者亚历山大大帝一把火又将其付之一炬。如今,当人们站在废墟之上,似乎跨越千年,感受无限荣光。

11、12、13. 波斯波利斯古城遗址

Tags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