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n

AVANT-PREMIERE AUTOMN-WINTER 20182018秋冬预见

先生们,告诉我你们穿了什么,我就可以说出你们是谁。除非像今天这样,我们真正在关注的是趋势的前沿
Reading time 1 minutes

Dior Homme 
Oscar及Kerkko:羊毛外套及长裤、府绸棉衬衣、方巾,均为Dior Homme 
Kaito(右页):羊毛外套及长裤、府绸棉衬衣、方巾、皮鞋,均为Dior Homme

Dior Homme

Louis Vuitton 
Kaito:皮质外套、开司米套头衫,均为Louis Vuitton

Lanvin 
Kerkko:羊毛大衣、羊绒长裤与背心、纯棉T恤、铆钉皮鞋、羊毛帽子,均为Lanvin

Maison Margiela
Kerkko:
棉质轧别丁风衣 Maison Margiel
羊毛长裤 Fendi
皮革及高科技材料拼接篮球鞋 Valentino Garavani

Valentino 
Kerkko(左):涂层棉质风衣、纯棉运动衫、开司米套头衫、羊毛长裤,均为Valentino
Oscar:羊毛与皮拼接外套、纯棉运动衫,均为Valentino

Ermenegildo Zegna
Oscar(左):马海毛套装及背心、开司米及丝绸套头衫,均为Ermenegildo Zegna
Cyrus:套装及开司米背心、开司米及丝绸套头衫,均为Ermenegildo Zegna

Berluti
Oscar:小羊羔皮夹克衫、羊毛长裤,均为Berluti

Kenzo
Kaito:羊毛大衣、棉质V领上衣、Polo衫、棉质护颈、粗呢长裤,均为Kenzo

Fendi
Oscar:羊毛套头衫及长裤、小牛皮便鞋,均为Fendi

Dsquared2
Kerkko:棉质及羊毛外套及衬衫、棉质及丝绸长裤,均为Dsquared2

Emporio Armani
Kaito:羊毛大衣及长裤、棉质衬衫、尼龙腰带、皮鞋,均为Emporio Armani

Alexander McQueen 
Kaito(左):羊毛外套及长裤、府绸上衣、丝质领带、皮靴,均为Alexander McQueen 
Oscar:羊毛大衣及长裤、府绸上衣、四肢领带、皮靴,均为Alexander McQueen

所有的可能性都是被允许的,这也就意味着什么都没有得到。享乐主义兼具平和、大胆而谨慎,坚持自己的特征但又有点儿什么都想尝试,2018 年的男装趋势似乎裹挟在些许的悖论中 :有时有些不可捉摸,但有时候又十分容易接近。2018 年的夏季似乎是革命性的,在同样的框架下,似乎一切都可能发生,都可能被偏爱,而秋季的到来并没有给这一趋势画上句号。可以说,只是一个分号,或是只是一个休止符,像一个混合调制的香水一样,味道漂浮在空中,随意放肆,令人印象深刻。然而进步和向前是必须的,优雅的定义不应该是怀旧和自我坚持。如果要用同样精确的一句名言来为一个无意义的主题进行辩解,那么便是作家 Elie Wiesel 说过的这句话“:一个没有过去的人比一个没有未来的人更加可怜。”在这个每一个动作都一定要有意义的时代,先锋时尚品牌同样需要面对它灵魂中没有浪潮的过去,否则就会像一个可怜人一样,变成了只是一门生意。

苏格兰格纹,格子花呢与细格纹印花
风格的不一致性变成了一个自我拷问的命题,而对于那些已经站在神坛上的重要人物(品牌)来讲,则是一次颇有益处的反思。对这些变化的强烈吹捧和夸赞是为了让人们不安或给人们带来刺激?还是自我保护的方式?或是以夸耀卖弄的方式将自身融入大众之中?品牌们摆脱高高在上的专横形象,需要让自己变得被人们需要让人们有欲望。时装同样承担文化标志的角色并且如今要在需求、实用性与欲望之间寻找平衡要找到这个平衡是一件看似无法解决的问题,仅仅掌握规则是不够的,而是应该像高手弹琴一样因为人们只会不断地去选择那些他们熟悉和可驾驭的东西。

首先,优雅仍然是一个关乎形象呈现的问题。面对如今时装的种类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混搭的现象,想要说服自己,只需要严谨地看待这一问题。要将关注点放在这一变化的影响力上,而不是单纯从趋势的角度去看待,此外,设计师们更多的是在借用,而不是将不同的风格强加在一件时装之上。没错,一切都在混搭,因为从很长时间之前起,我们的各种生活状态之间的界限早已模糊。在每日需要去许多不同场合的日常生活中,我们没有时间再为不同的场合来准备专门的服装,我们需要一件衣服来应对所有的场合。

方格印花风头正劲。苏格兰格纹、格子花呢以及其他细格纹印花的衍生图案(Prince-de-Galles 指的是穿着的细格纹印花面料,而不是那个仍然想着做一些除了当威廉与哈里王子父亲之外的其他事情的查尔斯王子)在 T 台上交叉出现。从 Thom Browne 到 Sacai,到处都有方格印花的运用,并且都以传统的方式出现,但是这些印花并不趋同。印花被大量用在了时装的设计中,这种男装中的传统印花被以非常高调与强烈的方式呈现(比如Versace 设计中强烈的色彩运用)。另一个与方格印花相似的是网球条纹,这也是今年印花趋势的一部分,我们可以在 Alexander McQueen 以及Off-White 的设计中看到。当这些时装的设计更加放松,独创性的细节设计更加先锋,没有人会认为这些品牌是形式主义或克制的风格。同样甚至还包括皮革材料,这种经常被视为叛逆与破坏性风格的材质,也以更激情柔和的形式出现 :Prada 和 Berluti 推出的大衣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十分完美。Dior 进入了对撞冲突的时代,旧式男子礼服被改造成了短外套,并且成为了 Kris Van Assche 的设计中一个不和谐的强烈标志。Kenzo 的两位设计师 Carol Lim 与 Humberto Leon 打造的十分具有辨识度的 Kenzo 式风格中,穿着舒适的 Kenzo 时装的男生就像要去见自己的岳父岳母,或是去银行赴一个约会。Kim Jones 为 Louis Vuitton 设计的最后一个系列提醒着我们,拒绝发展保持不变最后会走向死亡。这是第一眼看上去十分谨慎和规矩的风格,但是需要在目光中摘除繁杂,才能够了解设计中的所有难以察觉的小细节。

运动风格与高科技材料
实用主义作为时装中最常被提及的特性,在这几季中以运动装的形式活跃在 T 台之上。这一现象出现的原因,除了“星期五便装日(Casual Friday)”的流行,还因为人们的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概念,那就是我们第一也是最重要的传达情感与思想的载体是我们的身体。运动装早已不再是户外与休闲的象征,它们所代表的公平与健康也已经被生动与活力的概念所取代。Versace 与 Louis Vuitton 都在自己的时装系列中传递“努力工作,更努力玩乐”(work hard, play harder)的概念。或者就像罗马先贤们所说的那样,有健全的身体才有健全的灵魂(mens sana in corporesano)。 像 Alexander McQueen、Maison Margiela 以及 Berluti 所做的那样,设计剪裁依旧锋利,但凸显身型的剪裁并不会限制住身体的活动。这些品牌所要营造的是一种保护性的游牧主义氛围。制作服装的材料被科技所改变,我们可以在剪裁中看到口袋的升高或是更加方便身体运动的开口方式。再拿 Vuitton 来举例,如果说现有的是一个古董制箱工人制作的带有皮毛开口的旅行箱,那么在设计中做出的更具实用意义的改变包括 :可拆卸的衬里,固定的缝线,坚固的拉链,这些就好像在向我们再次证明智能机器人的优势。而这样的箱子会搭配一个小羊驼皮材质的大衣(应该能够想到去哪家品牌可以找到它)。无论是因为有较强灵活性和较小限制的运动风格的回归,还是 Prada 所信奉的理智主义,厚实的羽绒服都好像在提前预防着外界的袭击。派克大衣是这一季的代表大衣种类,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设计方式,似乎它已经出现在了许多裁缝或社交常客的目录之中。同样,我们似乎还看到了 90 年代风潮的影子,服装所用的材质更加偏高科技,剪裁更加锋利,并且具有前所未有的实用性。人们不再有被束缚的感觉,那些宽大到我们穿着会被绊倒的衣服不再是流行,同样也不会在有那些极其贴身只要稍微动一下就会看到肌肉凸起的衣服的出现。然而我们有这样一种感觉,和 Angelina Jolie 还是一名女黑客的那个年代相比,时装材质变得更加的防水,而整体的环境也变得比从前更难以被改变。从前这样高科技面料的服装有时是为了达到某种喜剧效果,而现在则变成了一件更严肃的事情。然而,这样的打扮真的是一种智慧的选择吗?无疑并不是。一些人认为人类已经到了一个“高智商控”的时代,也就是说高智商会被认为是性感的,一个人会被另一个人的高智商所吸引。而那些不同意这一新定义的人,在下一个冬季,他们的衣帽间依旧会保持强烈的个性,只有他们自己才是唯一那个需要被吸引、被说服甚至被构建的人,那个人住在他们的身体里。

Tags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