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8岁写出第一首歌然后顺利卖掉,到今天,15年了,有谁能说自己一直还在写,一直写得出来?李荣浩能。是不是天赋,或者其他什么,他不知道,也不追究。他要做的就是写下去,走下去,不顶风,简简单单的,做一个人群里的人,大众本“众”。
Man

李荣浩 大众本“众”

从18岁写出第一首歌然后顺利卖掉,到今天,15年了,有谁能说自己一直还在写,一直写得出来?李荣浩能。是不是天赋,或者其他什么,他不知道,也不追究。他要做的就是写下去,走下去,不顶风,简简单单的,做一个人群里的人,大众本“众”。
Reading time 1 minutes

斑马纹皮草夹克 Bottega Veneta
拼色针织衫 Bottega Veneta
环形戒指、骷髅戒指 XIFENGSHE
狮头戒指 Night Rider

/

羔羊毛拼接大衣 Loewe
拼接牛仔裤 Gucci
白色休闲鞋 Bally

“线”的声音
李荣浩第五张专辑里的两首新歌《王牌冤家》、《念念又不忘》6 月底上线了,为新专辑内后续其他歌曲的面世打了“前战”,网络点击量和收听量都很可观,可他心里却还怪“难受”的。怎么呢?“比如上一张专辑大家看一共有 9 首歌,却还是要分一个谁先发谁后发,其实在我心里它们都是主打歌,没有主次之分,所以难受。”他越说,头越往下埋,口气由叹息慢慢变成嘟嘟囔囔。

采访当天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午后,李荣浩信步而来,进屋之后便翘腿坐进沙发里,说话的时候有时候搓搓下巴有时候搓搓膝盖,一直在喝水,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灌进去了两瓶无糖乌龙茶。“哎哟,现在‘废话’太多了。”他会由衷这么“怪罪”自己,而后说到一些他有感想发的话题时,还会滔滔不绝,“这个事情我必须要再废话两句……”他确实比两年前相见时更擅谈了,那种一贯的不张嘴的黑色幽默感也还在,感觉和这个世界相处得更自如了。其实他多说一点话很好的,至少可以让更多人知道,为什么他会成为他,为什么李荣浩是难以被取代的。

《王牌冤家》和《念念又不忘》在宣传稿里被冠以“复古”“、电子”概念,其实他也不是那么愿意给自己的歌这样“盖戳”的,但是总需要让大家打眼看过即能留下印象吧,便做了,只是他依旧会计较在一些细节上。一开始公司同事写“这是一张“复古专辑”,李荣浩批改 :“不是复古,是复古概念。”同事又写:“音乐中有复古元素”,李荣浩再批 :“把元素两个字拿掉,我不是元素,我就是复古。”

不知道是因为写词的人对文字敏感而苛刻,还是因为他苛刻在先所以才成为了今天的他。一个自己和自己较劲的人,不允许一点稀里糊涂出现:“歌里面的复古的东西,就是音色的质感,不是其他什么元素。”他又强调了一遍。

他为去还原上个世纪 80 年代的那种音乐中的音色和风格,专门在欧洲、美洲和外国网店上淘了“一帮古董回来”—合成器、模块,都是当时的老物件,却还硬朗,可以创造,就这么着,那些宝贝一点点簇拥到李荣浩的录音棚里。为什么要用这些老设备呢?难道那些效果,现在的软件还做不出来吗?

“很不一样!是的,现在一个软件你花些钱就可以买到了,但是你无法等到那种真正的老设备可以拥有的振动模式。”李荣浩很清楚,那些电子软件做出来的声音和效果很多时候是“假的“干净到不行了”,但“电脑就是电脑的东西,它们永远少了一个,线的感觉。”声音会通过合成器里的线路传出来,仔细听,你会听到“电流”穿过来的声音,有一点糙糙的,好像老电影胶片上的噪点和吱吱啦啦的划痕。

有很多业内朋友听了他的新歌之后去问他,“哇你那个效果怎么弄出来的?”他就愣愣地回:“什么效果也没加,我弹完就是这个样。”

一“摊”泪和汗
有网友吐槽李荣浩,做一张专辑,“一个人干了十个人的活儿”,他没表情地回应:“不止吧……”如常,专辑所听所见的一切,都是有他参与和策划的,包括其中一支 MV,请来了一位香港老牌资深实力派演员参演,也是他的灵光一现。MV导演给他本人写的角色他看了也觉得“好像不太对”,于是就说“我自己来吧”,就这么,“慢慢搞”。

他执意要求《王牌冤家》的 MV 要用原始的胶片拍摄,希望最大程度的贴合歌曲的质感,也因为胶片可贵,表演和拍摄都不能重来,很多场戏,就只拍了一次。李荣浩还改过其中一个画面和场景。成片中,有一个他躺在马路中间的镜头,是他自己设计的,“导演本来给我的脚本是躺在草地上,我说躺在草地上不是陪你去看流星雨吗?这个不太对。”他回想“那个年代”的人,跟我们现在的人比,其实是更“摩登”的,“以前的人,想法比较酷,比较喜欢折腾自己。”

他也不觉得自己是那么“现代”的人,从写出来的歌词或许就能窥之一二。早前曾受邀为电影做主题曲,写出来歌词之后得到反馈,拟请他酌情修改几处,其中有一 :“有时候被俗人批判很难接受”—修改意见是,可否将“俗人”改成“世人”?其二“:昨天留下的一摊泪和汗”—对方回复“:摊”可否换一个量词?

“为什么我非得跟这个世界差不多才行?”李荣浩反问道。曾经,我们的语言是丰富而多意的,充满了象征和抽象的美,但是越来越多的流行文化冲击过来,表达方式开始变得浅薄、重复、单调、直接。李荣浩对这个话题很兴趣。

“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一种东西成功过,大家就想要去复制。”他也在《李白》和《戒烟》走红之后被要求写过《杜甫》和《戒酒》,他直接拒绝了。“说实话,我自己做了一段时间的音乐之后就发现,什么东西会火,你根本没办法控制,那我这个人,不追求顶着来……我吃了甜头之后我就走了,我不要妄想着再来一块糖,再来再来,这不对。”

米色无袖针织衫 Lanvin
米色针织围巾 Lanvin
紫色T恤 Lanvin
尼龙运动短裤 Prada
黑色运动长袜 Prada
黑色皮靴 Prada

创作的秘密
“如果说失去记忆就能忘记,那我们失忆后又一见钟情,又要怎么办。”新歌《王牌冤家》里的一句歌词,李荣浩还是用他那副好似半吊子似的暗哑嗓音唱出来,就直直唱到了懂得的人心里。他好像从来都没有要高调的表达出什么,但你听了就明白了,伤心了,或者被治愈了。

写歌,现在已经成了他思考的外化,生活的一部分。“有笔就用笔写,有电脑就用电脑写。”他一直写得出来,没有卡过,“昨天还写了一首歌,到早上 5 点自己还很开心。”没有什么法门和诀窍,他只不过就是把自己放在写的状态里一直没出去。睡觉的时候,吉他就在旁边,想到什么就爬来
扫两下弦。前两天出去度假也是“,去非常远的地方,飞机飞了好久,又坐船,但一路上就还是在拿手机录一些旋律和歌词,是一个习惯。”

前几天李荣浩和助手聊天,说到技术,“我跟他说,你现在这个年纪就应该疯狂地练你的技术,把你的技术练到有一天,你觉得你不需要它了。”
这都是他自己走过的路,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他说编曲和制作现在在他看来其实是一门心理学,“是对于这个世间的认知,是一门学问,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它不是一堆乐器或者是一堆理论、数学、三度音程……那些东西早已经不在我的世界里了……我不追求技术,我追求创作时眼前的那个画面。”

他喜欢抽象一些,不那么具体和精准计算好听歌人每一寸的心理变化 :“很多人都会知道,哇这个地方要先开始讲故事,然后,好,副歌到了,可以哭一通,然后到下一次主歌的时候,泪点又来了……”他甚至会故意躲避和收敛,有时候明明到了一个点,可以有一个华彩了,让大家释放一下子了,非常好哭喔,他偏偏就用音乐收回来了,“我不想搞得太狠了。”他一直到现在也很少把自己的故事或者秘密放到一首歌里,为什么?“可能我能力有限,我一写自己的事我就特别不稳。所以就干脆大家一块,拉上所有人一起吧……写歌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一个抒发自我的东西了,真的。”

他回过头来理性地想,自己的歌为什么会被大家喜欢?“可能就是因为有一些可以引起共鸣的点吧。”“写歌的人,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与众不同啊。一个写歌的人如果感受到自己与众不同的时候,你就差不多了,我没觉得我跟别人有什么差别。我不是的,我就是众人。我就是观众本众。”

羔羊毛拼接大衣 Loewe

格纹拼接大衣 Fendi
墨绿色针织衫 Hugo Boss
驼色长裤 Salvatore Ferragamo

《时装男士》对话李荣浩
时装男士:我真的好奇,你写了那么多年歌,怎么还能写不完?你还能再写出来、唱出来不一样的一首情歌吗?
李荣浩:哇塞,我的天,7月份要出那首情歌一定震撼你……

时装男士:你不喜欢自己的《李白》、《不将就》,可这些歌偏偏是很多人喜欢的,这不是跟你说的你是大众本众这件事矛盾吗?
李荣浩:你知道很不幸的是什么吗?就是这些东西都是我写出来的,它也是我的一部分,接不接受那是我的事。但是,我就是可以说我不喜欢的。

时装男士:你有自己讨厌你自己的地方吗?
李荣浩:我想一想……有时候也会纠结、较劲,我特别爱较劲,但我就只跟自己较劲,我跟任何人都不较劲。比如说酒桌上喝酒的时候,别人劝酒,说这杯酒你必须喝,你是不是男人,我说我就不是男人,你是你喝。对,我永远都是这种人。我是不是男人没必要体现在一杯酒上。

时装男士:有评论说一听前奏就知道这是李荣浩,这种评论会让你觉得你在重复自己吗?
李荣浩:不!我觉得这是一个褒奖。你知道吗,千变万化很简单的,太简单了,简单到不行。我明天就染个头发,穿个大红裤子,墨镜戴上,改变一个前奏的风格,让别人根本不知道这个李荣浩,太简单了。但如果你总是做同一样东西,还有人买你的账,这才是很难的。

时装男士:这个大环境没有让你觉得失望的时候?
李荣浩:还好。我以前的生存环境是绝望,所以,失望,你有的“失”已经很好了。我前两天跟我一个朋友聊天,我在台北,有一天晚上他拿两瓶酒过来找我说自己很纠结,有一笔巨大的投资,他不知道要不要,我说你想想,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我们俩是谁的时候,你做出一个东西,得到这个世界的认可,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谁了,你竟然有要求了,没有那个投资,你就不是你了?你做不出你的东西来了?
时装男士:你变了吗?
李荣浩:特别好,我没变,我还是天天写东西,一点都没变。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