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珠宝的平行宇宙
Jewelery

艺术家珠宝的平行宇宙

珠宝领域中,艺术家珠宝是个神奇的存在。不同于高级珠宝和时装珠宝,它们更加稀有独特,创意更加自由,有着鲜明的艺术家个人风格。它们就像躲在奢华巨作背后的隐藏孤品,充满意外的惊喜。巴黎De Calder à Koons艺术家珠宝展便打开了这个领域的潘多拉宝盒,200多件鲜为人知的作品勾勒了一个天马行空的平行宇宙。
Reading time 1 minutes

出现在1973年《时装 L’Officiel》杂志第599期上的Cartier吊坠。

在巴 黎 装 饰 艺 术 博 物 馆(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MAD)三层藏匿着一个稍许特殊的空间。得益于劳力士(Rolex)品牌的资助和梵克雅宝珠宝艺术学院(Van Cleef & Arpels)的支持,这里成为彻头彻尾的珠宝殿堂。不过别指望在这儿看到阿波罗画廊(galerie d’Apollon)藏品的复制品,要想欣赏镶满宝石的法国国王王冠,还是老老实实去几百米之外的卢浮宫吧。

沃 利街(rue de Rivoli)107 号。这里没有出名的钻石-比如奥尔良公爵于 1717 年购买的王冠钻石 Régent(重达 136 克拉)或者仙希钻石 Sancy(55.23 克拉),却是一部展现珍贵珠宝首饰进化历程的佳作集锦,展品的时间跨度和多样风格令人惊叹-从中世纪直到今天 :1200 件珠宝分布在两个展厅,展厅之间由顶部的一道玻璃穹廊相连。藏品的选择标准由两位总策展人制定,主观色彩显而易见,但每件展品确实都代表着珠宝史上风格或工艺的一个标志性进步。Évelyne Possémé 遴选的藏品从古代到 1939 年,Dominique Forest 负责 1940 年到今天的部分。

极致主义的浪漫奇缘
走进展厅,一眼就能发现某些年代以积极打破常规、变革既有风格为己任。20 世纪 20 年代至 30 年代兴起的装饰艺术运动带来第一场革命,Raymond Templier、Jean Després、Jean Fouquet 等设计师以及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ôme)上的著名品牌宝诗龙(Boucheron)、卡地亚(Cartier)成为开路先锋。20世 纪 60 年 代 至 70 年 代 再次迎 来 式 样 革 新 的 高 潮,Dinh Van、Costanza、Ettore Sottsass 等设计师对简单的线条大加推崇,珠宝设计领域对色彩、独立性和生活乐趣的极致追求同样得到充分体现,宝格丽(Bulgari)、伯爵(Piaget)、宝兰朵(Pomellato)等品牌都作出了自己独到的诠释,并为此创造了专门的词汇。不可否认,这是一种激发自豪感的方式,我们的时代最突出的便独特性以及将正式词汇拓展到科学领域的愿望。刚刚入驻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珠宝廊的最新藏品印证了这一点 :它们是 Lorenz Bäumer 的一系列怪诞之作和 Vanrycke 品牌出色的“Styloïde”手镯。确切地说,正是因为“新”,现代性才能发挥其摧枯拉朽、甚至全盘颠覆传 统 的 作 用。《L'OFFICIEL》对 宝石的 疯 狂 挚 爱 超 过 九十余年,在其资料库中能够轻而易举地找到当年各方激辩留下的 印 记。1925 年,当 现 代 装饰及工业艺术国际博览会(世界博览会)在大皇宫(Grand Palais)举 行之际,杂 志专栏作家之间的分歧相当显著 :有些作者暗自思忖他们眼中“机械化”的可疑胜利,另一些作者则热情高涨地研究这些奇特作品的设计构思与工业带来的新鲜可能性之间的相互作用。后人将用行动证明第二种观点。几十年后,人们回溯性地将这些珠宝称为“装饰艺术”作品,时至今日,“装饰艺术”风格继续以其强大的创造力打动我们。

装饰效应与极简风格
幸运的是,这些“革命”有时会带来一场短暂的风靡效应,引发各阶层共鸣。1968 年,整个巴黎在咆哮,鹅卵石也离开地面,频频划着抛物线轨迹飞越 路障,令人 意 想不 到的是,时尚竟然充分利用这会儿的纷乱骚动主动离开神坛,走上街头。一位不愿墨守成规的珠宝商兴高采烈地投身这场暴动,用昂贵的视觉语言向目瞪口呆的女顾客们诠释学生们暴动的情景-这就是 Jean Dinh Van和他的“Le Pavé”系列。在卡地亚(Cartier)汲取足够养分之后,Dinh Van 于 1965 年创立了自己的品牌,并从包豪斯运动建立的极简主义风格中获得灵感。他的珠宝引起了轰动 :他的第一次成功源于前所未有地将手铐作为珠宝设计的核心元 素,与此同时,“Le Cube”系列将圆圈和方块巧妙结合,在东西方之间架起了一座出人意料的桥梁。这个年轻的珠宝品牌拥有将各种极端风格结合在一起的超能力:复古与现代,空虚与无限,傲慢与低调,颠覆与精致。

十多年后,随着朋克运动的诞生,这些丝毫没有违和感的风格对照继续引领潮流的方向。1976 年兴起于伦敦的朋克风潮一年后登陆巴黎,不过发生了稍许变化。就像法国大革命督政府时期的说话做作、衣着奇特的年轻人与穿古希腊或罗马服装的时髦妇女一样,法国朋克最重要的特征在于其颠覆性的视觉效果,而不是玩世不恭、狂热、自由等意识形态。巴黎社会名流非但没有受到惊吓,反而对这种以安全别针为特征的形象情有独钟。1977 年7 月,Loulou de la Falaise和 Thadée Klossowski 的婚礼堪称艺术与时尚融合的压轴大戏,令人激动不已。Yves Saint Laurent 熠熠生 辉的灵感缪斯为这段动荡历史留下了不朽记忆 :“人们第一次在巴黎看到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聚集在一起,各色人等济济一堂,大家都非常愿意认识彼此、也相互观察。现场自然不乏法国朋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热衷于上流社会的社交活动,非常渴望结识那些精致时髦的人。”毫无疑问,那些“精致的可人儿”同样燃烧着不可抑制的社交欲望,在 这些来自别处的“黑太阳”面前完全失去了理智。

对立的碰撞
很多品牌今天依然钟爱这种珠宝界的“矛盾题材”:即对立性所碰撞出的火花。我们也有幸目睹了一次次前所未有的艺术设计实践,设计师脑洞大开地 将看 似 完全不 可能 的元素完美结合在一起 :雷波西品牌(Repossi)在“Staple”系列中用 钉书 钉 和 夸 张 的 缝 合点大胆复活了工业精神 ;在爱马 仕(Hermès)珠 宝 创 意 总监Pierre Hardy 的灵 感 推 动下,该品牌于 1938 年推出的“Chaîned'ancre” 系 列 甚 至
演化出了安全别针 ;而卡地亚(Cartier) 的“Cactus” 系 列两年来始终在亮晶晶的针刺上做文章,这些带刺的植物首饰勾勒出品牌设计师脑海中曼妙的热带花园。

回到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
“从 Calder 到 Koons,艺术 家 珠 宝 ”(De Calder à Koons,bijoux d’artistes)展 将 持 续 到 7 月 8 日, 展 示Diane Venet 几 十 年 来 引 以为傲的收藏。每一件藏品都出自大家之手 —包括画家、雕塑 家、 建 筑 师、 造 型 艺 术 家等。长 长 的 艺 术 家 名 单 令人
目 不 暇 接 :Salvador Dalí、Pablo Picasso、César、Jeff Koons、Niki de Saint Phalle、Alexander Calder、Alberto Giacometti、Man 
Ray、Damien Hirst、Louise Bourgeois、Fernand Léger、Victor Vasarely……超现实主义、先锋派、巴洛克风格、波普艺术、极简主义—这 150余位艺术家似乎已经超越了自己风格各异的创作主题和多种多样的艺术运动,形成了某种对思想潮流和舆论拷问的理解。拷问、矛盾、革命……最终全部升华为与艺术的真正属性相匹配的珠宝 :向我们展示一个个梦寐以求的世界。一句听起来颇有警告意味的诺言回荡耳畔 :没有反叛,就没有未来。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