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感女神、DJ、艺术家、模特,这位互联网时代的女武神有着多重面孔。一切要从纽约说起,她在那里举办的同性恋狂欢式的派对让其名声鹊起,她的亲身实践贯穿特朗普时代和美国民主的失控。
Art

The AcTivisT JuliANA huxTAble激进分子

灵感女神、DJ、艺术家、模特,这位互联网时代的女武神有着多重面孔。一切要从纽约说起,她在那里举办的同性恋狂欢式的派对让其名声鹊起,她的亲身实践贯穿特朗普时代和美国民主的失控。
Reading time 41 seconds

上图,Juliana Huxtable,《无题(献给斯图尔特)》,2012年,喷墨印刷,50.8 × 76厘米

Juliana Huxtable ,《TBT》,2017年,数码影印,41 × 62厘米,三版 艺术照

“ 我 玩电子 游 戏 时,总是 选 择 扮 演 女 性角 色。” 朱 莉 安 娜·赫 克 斯 特 布 尔(Juliana Huxtable)在题为《无题(献给斯图尔特)》一诗中的这句开头语,将自己描绘得恰到好处。然而,人们应该会料到,这个把蓝色双唇和长长的辫子作为自己身份识别符号的仿若互联网时代的女武神般的女子,绝不会轻易向乏味的自然生理特征服输。不如换换花样 :相信自身形象,将有别于他人的自身特点呈现为对一切事物的暗喻。生于 1987 年的朱莉安娜·赫克斯特布尔在保守的得克萨斯州长大,在成为艺术和时尚圈的知名人物之前,她最早是混夜场的。2010 年代初的纽约夜店行当正处于变革时期。除了舞台被相对分割开来之外,整个行业生态从传统夜店转为巡回演出,以前对 DJ 的崇拜渐渐改为来自不同领域的知名人士组成的群魔乱舞。成立于2007 年的 House of Ladosha,是这个充斥着HAM 和 Ghetto Gothic 派对的变革时代的典范代表。这是一个游弋于时尚、说唱和表演边缘的LGBT 团体。媒体将团队成员称作“魅力女战士”,而朱莉安娜·赫克斯特布尔正是在这些人身边,作为 DJ 出道。和受“甩舞派”(voguing)启发的一致精神截然相反,赫克斯特布尔喜欢单打独斗。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扮演起一个新型的团体,乐在其中,就跟打电玩一样,为自己设定多个假想角色,而非被软禁在生理上的“我”的躯壳里。很快,她便将自己创作的、并在 Tumblr上发布的诗歌融入混音里,开创了每周一次的名为“Shock Value”的派对,在社交媒体上发自拍,从而和时尚界越走越近—她随后以模特的身份亮相于诸如 Eckhaus Latta、DKNY 还有最近的一场 Kenzo 的品牌秀场。众多活动供她发挥、扮演其为自己虚构的多重化身,这些不同角色源自她对审美或政治的思考,并通过诗歌、自画像的表现方法将之形象化,打破个人的局限性,从而游弋在充斥着未来主义和星球神话的宇宙边缘。如果说 House of Ladosha 团体是通过Myspace 被众人知晓,那么纽约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女馆长罗兰·康奈尔(Lauren Cornell)则是在 Tumblr 和 Instagram 上发现的她们。她们对种族化的躯体、社会刻板印象、互联网亚文化等元素采取不加过滤的表现手法,通过面具、舞台化妆完完全全地表达一种真挚,这一切征服了女馆长。以至于在 2015 年,她邀请这支团体参加博物馆举办的名为“围绕观众”(Surround Audience)的三年展,策展人是馆长本人和艺术家瑞安·特雷卡丁(Ryan Trecartin)。这场展览汇集了 51 位艺术家,他们是新一代的奠基者。要知道,这是伴随着社交媒体长大的一代人,他们对自身的理解好比一根绷紧的弦,其两极是自我展示的欲望和对私密空间的保护。对自我的全新视觉隐喻、其用途还有待定义的媒体文化、对激进主义轮廓的重新勾勒……有了这些,说朱莉安娜·赫克斯特布尔能在这场三年展大露头角,则不足为奇了。她在展会现场展出了四首诗、两幅自画像和一个由弗兰克·班森(Frank Benson)创作的真人大小的、疲惫慵懒的她的个人 3D 塑像,用绿色和紫色喷绘的躯体映出彩虹般的光辉。塑像的名字是什么?很直截了当,就叫“朱莉安娜”,她个人符号的写照。

Juliana Huxtable ,《TBT》,2017年,丙烯酸涂料、面料、手工纽扣、金属扣眼,在画布上喷墨印刷并封膜,114 × 67 厘米,126 × 88厘米

Juliana Huxtable,《无题(墙)》,2017年,在牛皮纸上绘画、喷绘

对她而言,三年展之后的生活并没有发生本质上的变化,当然除了突然对准她的不计其数的聚光灯之外。艺术圈从此为她着迷,活跃于诸多艺术研讨会、讲习班的她,并没有降低自己夜场活动的强度。被她津津乐道为“与性别有关的夜间项目”的“Shock Value”派对,继续本着绝对包容的原则,吸引包括同性恋、变性者和异性恋在内的花花绿绿的人群。DJ、艺术家和时尚达人们汇聚于此,围绕在他们共同认同的硬核周围。2017 年,朱莉安娜·赫克斯特布尔先后于春季在纽约的 Reena Spaulings 画廊和九月份在伦敦的 Project Native Informant 项目内开设两场个人展。在个展过程中,她虽然以更为收敛的方式来展现自我(一段播放蓝色嘴唇的视频足以说明这点),但通过这些展示,她把自己对亚文化以及某个群体在周遭环境偏执的大背景下所呈现出的外部特征的探索加以延伸,并继续保持自我,也就是说,把自己武装成超级性感的冷酷女战士形象。从夜场小妞到备受尊重的艺术家、知性人物的转型,很大程度上反映出,在越来越谨小慎微的政治环境下,人们对具有颠覆性和自我决定主义的先锋人物的渴求。

Juliana Huxtable ,《TBT》,2017年,丙烯酸涂料、面料、手工纽扣、金属扣眼,在画布上喷墨印刷并封膜,114 × 67 厘米

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